歌乐山井口镇砍林构筑防火阻隔带 监管部门未到场

2017-08-17 15:16

                    砍伐范围外的树桩被隐藏            市民看到大量树木倒下痛心不已      在马尾松倒下的同时部分常绿阔叶林树木也遭到砍伐      中新重庆网12月4日电据重庆晚报报道上月27日起,防止山火蔓延的森林防火阻隔带工程,在歌乐山山脉的井口镇青草坡实施。按林木采伐许可规定,阻隔带宽度为15米,即阻隔带外任何林木不得砍伐。但昨日,不少市民转山时发现,阻隔带外也有不少树木被砍伐。负责监管的沙坪坝区森林防火办一直未到现场。      一根横杆难保树木生死      昨下午1时许,记者来到青草坡,紧邻林区的公路边不时可见直径比碗口还大、已锯成截的松树。此时,七八个提砍刀和手锯的民工顺公路而来,声称砍树是经沙坪坝区国营歌乐山林场允许。      跟着工人,记者来到半山腰一处斜坡。在这里,被伐树桩接二连三——防火阻隔带已经形成,宛如两车道公路。      “他们砍树后,我们把树桩周围的杂草清理干净。”掏杂草的妇女说,接下来将种植防火树种。      防火阻隔带宽度正好15米?现场无类似施工红线标记佐证。受山势影响,其宽度难估算。不远处,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自称是歌乐山林场护林员,他透露,每伐一处前,他们都会用1根15米长的横杆初步测量,横杆以内的松树全部砍掉,“砍横杆以外是违法。”      经市民引路,记者在经横杆测量、已形成防火阻隔带外的林区,看见这种状况:在阻隔带外两三米的地方,有一些被杂草故意掩盖、松浆未干的树桩,直径约20厘米。      顺着林区继续往上是条青石板铺的小道。这里距阻隔带约10米远。不知是不是上下山方便的原因,小道两旁被伐树桩更多,直径几乎都在20厘米以上。被锯成截、未运走的树干搁在小道旁。      采伐超标必须续办手续      住在双碑的邱老太每天都要来青草坡转山。昨下午,她和另几个先后前来转山的市民不约而同称,自上月27日起,每天都看到大货车把木材运走。      运走的木材有多少?戴眼镜的那个护林员没正面回答。沙区林业局林业建设管理科袁姓科长称,建防火阻隔带前,科里派人去察看过,根据护林员声称已伐木3个山头和市民关于每天都有大货车运木材的说法估算,采伐蓄积量差不多30立方米。      关于青草坡建防火阻隔带的《林木采伐许可证》表明,以青草坡为起点,将建3条防火阻隔带,总采伐蓄积量为30立方米;记者看到处施工中的防火阻隔带属其中1条。      目前,一条未伐至终点的阻隔带就几乎用光三条阻隔带的总采伐蓄积量,接下来的施工如何进行?袁称,批准采伐蓄积量是机动的,达到采伐量后必须停止采伐,待续办采伐许可证后,才允许继续采伐。      尽管如此,袁强调,衡量采伐是否违法必须靠建防火阻隔伐木是否超宽,和有无超起始长度才能定夺。      采伐七天防火办未到场      采访中,袁透露,沙区森林防火办负责对伐木过程进行监管,若有人滥伐将由森林公安查证后依法重处。      沙区森林防火办牟姓主任表示,该办应在伐木过程中监管。记者转述现场看到防火阻隔带外林木被伐状况,牟主任很肯定答复:若查证采伐宽度超过15米就属滥伐,情节严重将触犯刑律。      至昨日,采伐持续7天。防火办如何监管?      牟主任说:“没派人去现场看过”。      记者问:“明天,你们会不会去?”      牟答:“明天不行。”      伐木搞承包工人是矿工      昨日,记者随机询问数个伐木工,得知他们多数是北碚或合川人,来青草坡伐木前几乎全是当地矿工。      伐木工说,锯成截的树干分2米和4米长规格,用于采煤时支撑矿洞当顶杠;每天,每人要伐约10棵树,从老板手里领约70元工钱。据戴眼镜的那个护林业员和林业建设管理科透露,伐木由歌乐山林场承包给私人老板进行。      就防火阻隔带外咋有被伐林木树桩的疑问,两个不愿透露姓名的伐木工是这样说的:砍树太多,难免砍得分不清东南西北,确错了;老板从林场承包了砍树,他想多得树,我们想多挣钱。      青草坡《林木采伐许可证》上,有这样的文字“防火隔离带采伐,严禁超量、异地采伐”。      沙区林业局有关人士透露,按《林木采伐许可证》规定,建防火阻隔带只能采伐15米宽内的松树,15米以外就算杂树都不能砍。该人士称,15米以外林木被伐的合理解释是,有人趁目前森林防火部门监管缺乏,投机取巧滥伐。

热门推荐

推荐资讯